小麻,是一個很可愛的女生。

應該說,她渾身上下沒有一處不可愛。

從國中開始,她就常常收到情書;來自學長、或者來自同學。

高中的她,香嫩氣息配上姣好的瓜子臉、窈窕的身材配上甜蜜蜜的嗓音,

讓她成為全校男生私下票選的校花第一名。

可惜小麻到今天,年近三十歲了,仍是男朋友一個換過一個,

留得住人,留不住心; 就算留住了心,也總是不會長久。

為甚麼? 我問過她,她笑笑的搖搖頭,跟我說:「唉,男人,總是喜新厭舊嘛」

然後輕輕的給我一個吻,告訴我再用力些推進。

那年,她高中,平均三天接到一封情書。 炙手可熱的程度讓其他女同學都嫉妒在心。

情竇初開的她,在這些追求者中選擇了一個高大、英挺、帥氣的學長,

一個全校許多女同學都在暗戀的對象。

她生命中的第一次,發生在這個學長的家裡。 那年她高二,學長高三。

沒想到這個她生命中的第一個男人,第一根老二,背叛了她。

把整個過程錄音下來,拿去班上與好友分享。

小麻的那一句「恩已經比較不痛了喔舒服恩好舒服」

讓她在校園內贏得了「舒服姊」的稱號。

風言風語就像一串斷了線的念珠,滴溜溜的滾落得地上四處皆是。

竊笑、耳語、鄙夷的眼神,讓小麻又是酸楚又是心痛的下了跟學長分手的決定。

巨大的空虛在分手的第三天鋪天蓋地席捲而來,

那一夜,她在床上翻來覆去,渴望有個溫柔而強力的懷抱。

於是她拿起電話,撥給不久前在路上跟她搭訕的大學生葛格。

當晚,在充滿驚奇的夜遊之後,大學生葛格帶她回寢室,

同時填補了她心靈與肉體上的空洞。

小麻在接下來的歲月裡,踏入了一個她從未接觸過的領域。

大學生葛格帶她去墾丁參加春天吶喊,那是她學校裡的追求者們不會做的事情;

大學生葛格騎著重機帶她飆山路,教她如何分辨大麻的好壞,

這些都是她學校裡那些瘋狂的崇拜者們做不到事情。

曾經,有個隔壁班的男生想要每天載她回家,可是是騎腳踏車。

現在,她覺得想到就好笑。

曾經,有個同班的男同學想要追求她,每天用心的寫情書,加上很多風花雪月的字句,

現在,她覺得那些都是華而不實的詞藻,一點屁用都沒有。

連買個一打戴瑞斯都要想辦法擠出錢來的高中男生,她打從心裡感到厭惡。

不久後,小麻上了大學,原先的男友 — 那個大學生葛格去當兵了。

人家說大一嬌、大二俏,原本就長得很正的小麻從入學的第一天起,

便引起一陣旋風般的騷動,想要請她吃宵夜的男生足足可以排隊繞校園一圈。

原先的男友在她開學一個月後被判出局,那時,他才剛下部隊。

小麻聽得出電話另一頭的他在哭泣,可是來自下體,學長那猛烈、讓她酥麻的撞擊力道,

使小麻完全不感到狠心與愧疚的告訴對方:

「我們還是結束吧!我無法忍耐長時間等待你當兵的痛苦、空虛、與寂寞。」

這個學長是一個很喜歡跑趴的人,他幾乎每晚都帶著小麻去夜店玩樂、喝酒。

當然,學長家裡有錢得很,酒錢跟入場費落不到小麻頭上。

小麻跟著學長,玩得很瘋。

反正筆記有班上的阿宅提供,考試有重修的系上學長罩,書不用自己念。

而且小麻發現到一點:

往往主動來教她功課、借她筆記的男生們,或者考試時盡心盡力罩她的系上學長們,

事後都還希望她給個機會,讓他們請她吃飯或看電影。

這把小麻給搞迷糊了,不是明明應該是自己想辦法答謝對方嗎?

怎麼答應讓對方請自己,好像就是對對方最大個酬謝呢?

不過,還算聰明的小麻很快就搞懂了這點。

她發現這世界上最重要的一條規則,而這條規則只適用於正妹 — 像她這樣的正妹。

於是每當她想看某部電影,便打給某個曾借過她筆記的男生,

告訴他:「人家好想看某部影片喔,你可以陪人家去看嗎?」

當然,每個接到電話的男生都是立刻答應。

而且,她從來不需要出電影票錢,因為她只要假裝一下,

對方立刻會說:「不用啦,這點小錢我出就好。」

每當她想吃頓好料,便打個某個曾來幫他修過電腦的阿宅,

告訴他同樣的話語:「人家好想吃甚麼甚麼你可不可以帶我去吃阿?」

然後盡量點、盡量吃,在結帳時也是假裝看一下帳單,說句:

「哇!沒想到我們吃的有這麼貴」,然後裝出個無辜可憐的表情,

包準那個男生會故做大方地告訴她一點都不貴,然後假裝闊氣的拿出錢包,喊聲「結帳!」

這些技巧在她連續換了三、四個男朋友之後才比較熟練。

雖然如此,她還是沒存到甚麼錢,因為生活費都花在買衣服、鞋子、保養品上了。

因為只有悉心打扮過後,她才能從男人身上稱心如意的得到她想要的東西。

大部分的男生之所以被她甩,都是因為交往之後變得越來越小氣,

或者當自以為得到她的身體,就是得到她的心靈後,

便開始管東管西,約束她的一舉一動,令她喘不過氣來。

可是她的靈魂深處早已有一種渴望,一種對新的男人的渴望。

因為新的男人會帶來新的視野、新的世界、給她的生命注入新的活力,

會送她不一樣的禮物、會帶她去不同的場合,甚至是新的做愛方式。

逐漸地,男人們開始重疊到她的生命中,

不再是一次一個,有時候,同一時間內,會有好多個。

高壯的猛男是在下課後,用來安慰她疲憊身軀的;

斯文的型男是她跟姊妹淘出門時,用來炫耀的;

家中有錢的小開是在她想去逛街時,提東西和付帳用的。

她發現只要她在床上盡力扭動屁股、用力夾緊陰道、耐心舔舐對方小弟弟,

讓男生想怎麼射、就怎麼射,

每個男人都願意帶她去任何她想去的高檔MOTEL、吃任何她想吃的美食。

這點在她終於大學畢業出社會後更明顯。

曾經有某個公司老闆,在面試完後,私底下問她晚上可不可以約她出去。

她露出了個迷死人的甜美笑容婉拒後,當晚那個老闆又不死心的打電話來噓寒問暖。

她知道這招「欲拒還迎」成功了,找了個理由:「我養的狗狗好像不舒服ㄟ」

那個老闆立刻在三十分鐘後開著香檳金的 Lexus LS460 來她住處樓下。

隔天早上她才回到家,當然,看獸醫不用那麼久。

不過,她的狗狗被醫好了 — 但是她沒有花到半毛錢。

不過,她的肚子填飽了  —  但是她從沒吃過那麼貴的日本料理。

而且,她是第一次睡在一個晚上要價萬把塊的房間裡。

第三天她才去上班,原本應徵總機小姐的她,直接變成了董事長特助,

薪水也跟著三級跳。

但是,這樣的好日子持續沒有多久,

跟其他的男人一樣,這個人雖然比較年長、比較位高權重,

對她的百依百順和喜愛還是只持續了幾個月,

她輸給了新來應徵秘書小姐的一個可愛新人。

於是她狠下決心,黯然地離開這間公司。

之後,她又換了好幾個工作、好幾個男人。

但是同樣地,她總是可以從不同的男人那得到她想要的任何東西。

除了真心。

前幾天,我遇見小麻,她跟我是多年好友(砲友?)。

我問她最近過得好嗎?

她聳聳肩,告訴我出社會這幾年,工作老是一直換,一直沒有穩定下來。

我再問她,感情生活如何?

她聳聳肩,告訴我:「唉你們男人阿都是喜新厭舊」

我笑了笑,因為每次見面都聽到她說這句。

不過,這次小麻又補了句話:

「唉,青春無敵阿,我花了那麼多精力和時間在保養自己的臉和皮膚、身材,

  還是越來越覺得敵不過那些剛出社會的小妹妹囉」

我聽了之後,側著頭想了想,親吻了一下她的額頭,有點心虛的安慰她:

「放心,小麻,妳現在快三十了,跟她們比起來,多了些成熟女人的韻味;

  更加地吸引人,也越來越有魅力;

  再說,妳還有比那些小女生豐富多了的內涵呀!」

這句話說得很假。

因為我真正想說的是:「以色事人者,色衰而愛弛。」

而且我一點都不覺得她有內涵,因為她從年輕開始,

便把用來充實自己的時間全花在打扮外表以及玩樂上了。

可是,那當下我說不出口,因為我的老二正插在她身體裡;

插在她已經被很多人插過的身體裡。

所以我只好撒謊。

撒著跟那些為求一時爽快,而口不擇言的好色之徒一樣的謊言。

這是一個正妹,小麻,的故事。

一個令人有點惋惜、有點欷噓,但還是會想趁她年輕,多跟她幹幾砲的正妹的故事;